中国“自动驾驶”初创公司瘦身转型过冬:驭势先行,Momenta紧跟?

  驭势科技放弃了自己造无人驾驶汽车的计划,整体“砍掉”了原型车方案,转而为主机厂提供无人驾驶技术和体验服务,这应该是中国“自动驾驶”领域率先公开宣布收缩并转型的案例。

  无独有偶,传出了中国“自动驾驶”领域第一个独角兽——Momenta同样进行收缩的消息,具体就是根据2019年的预算,砍掉60%的项目,并要求全部研发人员迁往苏州。消息人士则确认,是会调整,并把苏州作为重点办公基地。

  更有“自动驾驶”领域的相关公司,估值已经从叫价10亿,到现在3亿左右,但是仍然融资无望,公司现金流接近枯竭,如果没有新钱进来的话,相信离倒闭不远了。资本也有买涨不买跌的爱好,所以,就真的很难了。

  砍项目瘦身、转型、下调估值募资过冬——就是中国“自动驾驶”初创公司的现状。

  作为过去两年融了大钱的“自动驾驶”领域初创公司,为何要相继进行收缩和转型,原因主要包括两个:一个是资金层面的问题,另一个是商业化进展。总的来说,就是造血能力差,需要节流,以应对寒冬,谁还能在寒冬起舞,谁就有可能成为赢家。

  1、烧钱大战

  根据了解,目前“自动驾驶”领域初创公司的几家头部企业,其月烧钱在700万-800万美元的级别。为何这么费钱呢?1、“人”实在太贵了;2、研发成本居高不下;3、多地办公成本高企。

  做所谓的“自动驾驶”,需要的是大资金的投入。苹果现任CEO Tim Cook口中的“自动驾驶是所有人工智能项目之母”,不是大资金根本玩不动,原因在于这项技术涉及的技术门类实在是有点多。

  光是环境感知就涉及到摄像头、毫米波、激光雷达等多传感器的融合,此外,还有定位、决策和控制等,每一个领域,都需要投入资源,因为市面上根本没有成熟的方案可以采用,一切都是无人区的摸索。

  同时,由于Waymo、通用10亿美金收购Cruise、福特10亿美金收购Argo等消息的刺激,中国“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同时,科技公司包括BATH等相继入局。

  越来越多的玩家,直接引发了抢人大战,抢人的前提就是砸得起钱,一个有经验的工程师,月薪数万是不在话下,能做到领军人物的,年薪数百万也不少见,这还仅仅是短期的现金支出,背后尚不值钱的期权也不能少。

  至于研发成本,需要购买各类传感器、芯片、测试设备等等,现在“自动驾驶”公司最喜欢使用的测试车辆——林肯MKZ,30万左右一台,还不含改装费,有的初创公司还需要找外界改装,这倒是可以理解,自己做性价比不高,市面上也有成熟的方案。

  多地办公,这是“自动驾驶初创”公司的标配,好像不多地办公就不是一家有潜力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北上广深多设几个办公室,再到二线城市设置工厂,高大上的企业再到硅谷去设置办公室。

  多地办公意味着各地基本上就是一个独立的公司,需要配套公司所需要的财务、行政、管理人员等等,一方面造成费用的居高不下,另一方面也为公司发展埋下隐患,甚至有独立的风险,这个后面找时间专门写一篇。

  烧钱没有问题,问题在于无造血能力。这场烧钱大战,在资本还愿意输血的情况下,是玩得转的,但是,资本不是做慈善的,资本是寻求回报的,看不到回报的情况下,资本就不会继续输血。

  2、商业化无望

  “自动驾驶”的故事在于其商业化前景可以取代人,提高效率并降低成本,还提供与智能网联协同的数字化、娱乐化变现方向等,商业模式理论上是无懈可击,前提是技术水平能做到。

  掀起这一波自动驾驶热潮的是美国,其中Waymo是其中的佼佼者,虽然Waymo在12月初推出了全球第一个自动驾驶叫车服务Waymo One,但仍然是小范围的测试,并没有大规模的商业化。

  Waymo是有着接近10年的技术积累,仍然还不能实现大规模的商业化,中国那些成立两三年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就别指望能够实现商业化了,很多公司尚处于demo、路测阶段,并且还面临着大量的问题。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