攥住无人驾驶的命门是什么感觉?

  近年来,在全球巨头助推下,自动驾驶已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概念,它更像是一场全民的狂欢。目前,中国头部汽车企业以及互联网公司均积极研发和推广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根据各厂商规划,2025年将有望实现高度自动驾驶功能。那么,为何巨头都不约而同地将大量精力投入到自动驾驶领域?创业公司弯道超车的突破口在何处?技术升级下,先进传感器、高精地图和视觉识别等投资人关注的重点领域又会迎来怎样的机遇和挑战?

  为此,投中网特别策划《自动驾驶破局者》系列选题,为创业者和投资人揭秘这片神秘又奇幻的蓝海。要知道,对于自动驾驶而言,吸引VC眼球的上半场喧嚣已经过去,而技术突破的下半场争锋才刚刚开始。

  商业战场上,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拿破仑。

  当数码相机时代来临,昔日巨头柯达惨遭滑铁卢,但背后的赢家却不是它曾经视为“眼中钉”的佳能和尼康。这场战役所诞生的拿破仑式英雄是创下美国最大规模科技公司IPO交易的Facebook、月活数已突破10亿的Instagram和让腾讯稳坐社交第一把交椅的微信。

  “自动驾驶时代也是一样。最大的产业机会并不存在于制造自动驾驶车辆的厂商,而是在于平台。通过研发高精度地图,我们抓住了一个最接近平台的路,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入口。”宽凳科技创始人兼CEO刘骏在投中网的专访中介绍道。

image.png

  宽凳科技创始人兼CEO刘骏

  对于自动驾驶,要想达到更高的层级,保证安全和可靠性,车辆必须对所处环境进行精准感知。目前量产车上搭载的的主要感知设备是摄像头和雷达,这种方案能够解决部分问题,但在感知环境相对复杂的情况下显得比较吃力。

  高精度地图的出现,几乎完美的解决了以上感知设备的局限。

  这样的技术优势也是最被投资人看重的因素。宽凳科技A轮领投方IDG资本管理合伙人过以宏表示,“在中国,高精地图尤其面临着资质与技术的双门槛,布局愈早,也就愈能把握先机。”

  由此,把握住了先机的刘骏说,自己要做的,是打造自动驾驶时代的“微信”。正如诺基亚HERE地图服务部高管所述,“如果你拥有一辆自动驾驶汽车,那么地图不再是附加功能,而将成为汽车的核心部件,并会持续产生收益。”

  时机对了

  刘骏在创业前,有个响当当的头衔,叫做“百度外卖董事长”。

  从表面上看,这样一项“接地气”的工作和他如今的创业方向并无关联。但刘骏却不这样认为。他相信,外卖本身蕴含着深厚的AI技术功底,是百度AI技术落地的重点业务。

  但此次创业,刘骏却说,自己最大的优势并不在于“AI”。

  “做好高精度地图,最重要的能力不是懂AI,而是会做地图。毕竟它从根本上来讲就是个地图嘛。”刘骏笑了笑说,“这听起来很简单,却在被许多公司忽略。因此,虽然做高精度地图的企业并不稀缺,但大家却都拿不出产品。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不懂怎么做地图。”

  然而,曾经操盘百度地图业务、一路做到市场份额70%的刘骏,对于地图市场上的用户痛点与习惯了如指掌。

  此外,刘骏的团队虽然招募了优秀的AI人才,但他坚持把“优先补缺权”留给地图团队。走到今天,他发现这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地图原本是个劳动密集产业。“其实很多地图都是人画出来的,现在也一样。”刘骏介绍道。而他在百度实现的一项重要改革便是通过街景提取实现地图的自动化。

  如今,百度在高精度地图上的优势便是得益于此。

  但难以想象的是,这样一员大将,对于“为何离开百度创业”的问题,却不喜欢过度的情怀渲染。“出来做事情嘛,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我一直认为创业的四要素是人才、商业模式、资金和时机。对我来说前三个是比较容易实现的,反而比较难遇到的是时机。这次,时机对了。”

  “现在大部分技术都可以聚合,都到位了,高精度地图却是缺失的。全国范围内,没有一个人可以拿出一个可信的高精度地图,这制约了整个产业的发展。”他知道,这个时候进来做高精度地图,可以补全整个产业的版图。

  一汽工程师张先生在投中网的采访中同样提到,现今,对于L3级别以上的自动驾驶,高精地图不可或缺。这种行业共识使得高精地图已然被纳入自动驾驶的风口之中。

  风口之上的刘骏虽不喜欢渲染,却依旧藏不住内心的情怀。采访的最后,他放缓语气说道,“其实我还是想去做一个改变格局的事,高精地图一定是这样一件事。”

  平台效应

  当被问及和其他同类创业公司相比的优势时,刘骏说,“产品层面的话,是有和无的区别。”他顿了顿说,宽凳是国内第一个可以拿出合格地图产品的公司。

  在公司一层大厅的屏幕,展示着重庆路况的实测图。这也是刘骏最引以为豪的成果。而此前,虽然北京的道路采集已经基本完成,但“北京正南正北,路也很平坦,没什么挑战。”他摇了摇头说道。

  重庆则不同,它是有名的山城,而其中,最难的地标叫黄桷湾立交桥。在全球最复杂的立交桥上,宽凳科技的高精地图上标记出了路灯等基础设施及道路标志。另一个挑战是山洞,在朝阳寺隧道宽凳也能够做到高精度。“隧道是没有GPS的,完全靠的是光学模型和模型制作的精度。”这次,刘骏看着屏幕,满意地点了点头。

image.png

 宽凳科技研发的重庆黄桷湾高精度地图

  但这只是刘骏迈出的第一步。采访中,他对投中网透露,宽凳科技已投入上亿元,正式启动“百城百万计划”——完成100个城市、100万公里道路的高精度地图绘制,完成中国道路“主动脉”的铺设。

  除了擅长“铺路”,刘骏说,自己还对“联网”特别感兴趣。从PC到智能手机,每一次联网,都会带来巨大的产业颠覆。但是,作为新的生态主导者,为什么如今车还没有联网?

  “因为还没有出现杀手级的应用。可联网可不联网时,没有人愿意花这个钱。”

  现在这个应用即将出现,那就是自动驾驶。自动驾驶本身不需要联网,但它重度依赖的高精度地图必须联网。这就是为什么,刘骏要打造自动驾驶时代的“微信”。

  但是,“要知道的是,微信在智能手机上的使用率只有10%左右,地图在汽车上的使用率可是70%。”他笑着说。“所以,掐住这一个点就够了,其他的让别人去做。这是一个共赢的生态。”

  宽凳科技打造的是一个地图平台,希望更多合作伙伴来加以应用。所以,不抢别人的饭碗,才会有更多的生意。刘骏自然深知这一点。他在采访中反复强调,“从战略层面来讲,我们可以服务所有玩家,并不存在任何纵向竞争。”

  这也是宽凳科技和BAT等大企业相比一个很大的优势。因为,BAT并不会满足于只做一个地图,利益冲突点无处不在。

  横向对比到美国的谷歌。彭搏新闻曾评论道,在自动驾驶领域,没有人希望再让谷歌赢得地图市场大战。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确实让许多车厂寝食难安。如果连在自动驾驶汽车系统中具有重要角色的高精地图都要被谷歌独大垄断,无疑是所有车厂都不愿意见到的局面。而这,也将会成为新晋高精地图企业的机会。

  两大必杀

  今年内,宽凳科技将推出国内第一张高精地图。

  高效是刘骏始终信奉的原则。因此,“尽管我们公司成立只有1年的时间,但是我们已经做了其他公司5、6年做的事情。”

  对于此次研发的难点,刘骏提到,全国组网最大的困难就是精度,宽凳对精度的要求非常高。“三维的空间投到二维的时候,照片上都有标记点,而且不是一祯,是很多祯,达到完美的显示。这种技术在业界还没有人能够做到。”

  而实现这样的高效和精度,背后的支撑是宽凳商业模式的两大“必杀技”。

  首先,宽凳选择用相机方案,而没有使用激光雷达。

  而对于这样做的原因,刘骏解释道,“激光雷达可能适合自动驾驶,但是它不一定适合做高精地图。激光雷达很准没有用,最终要和地图图像融合,另外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现在的自动化程度很难提升,原因是识别和测量这两个是不同的传感器,对不上的话就产生误差。”

  其次,其团队采用众包模式。

  众包的优势是不言而喻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在于:无论对方有没有激光雷达,宽凳都可以提供服务。因此,刘骏坚信,“这个战略优势会使我们的高精地图永远是行业第一。”

  这也成为了宽凳与车厂谈判时的最大筹码。

  而车厂最看重的点,除了精度,还有公司更新地图的能力。一汽工程师张先生告诉投中网,“制作地图只是完成了一小部分的工作,最大的重头戏都是在更新上。”

  这也就很好地阐述了众包模式的另一大优势,“只要车厂用我们的高精度地图,它的摄像头就是我们的数据来源。一方面是我给你提供定位服务,另一方面你会不断反馈优化我的结果,是一个技术上良性循环的事情。”刘骏说道。

  这个循环使得地图可以实现实时的更新。

  然而,刘骏从不相信众包可以做出第一张地图。因为高精地图首要的“精度”二字,正是众包模式所欠缺的。“在成本很低的情况下,要把全国的高精度地图建准,这件事情我们认为是不靠谱的。”

  所以,这需要企业有一个非常精准的计算框架。而这样的框架,只有高精度的设备才能实现。“这个是我们可以做到的。”刘骏说,“虽然也是用图像,但是我们会用高精度的GPS。”具体来讲,第一遍的数据是由宽凳团队来采集,这就使得地图有了高精度的参照物。在此基础上,其他的变化,工程师可以通过和参照物的比较做出非常精准的几何函数。这时,就不需要精度特别高的设备。

  这是宽凳和其他众包模式公司不太一样的地方。他们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把第一张高精地图做准。

  下个时代

  可以踏踏实实沉下心来做好第一张地图的创始人,向来不会喜欢浮夸的提问。

  但对于“自动驾驶会替代人类司机吗?”这样一个看似遥远而荒诞的问题,刘骏却在一秒内给出了斩钉截铁的答复,“肯定会替代的。”

  他认为,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在未来十年二十年或是更远,会开启下一个时代:所有买来的车子都会是自动驾驶车辆,再也没有驾照的概念。

  “以前我这个年代,上海第一百货公司等商业场所都是有电梯驾驶员的。这是你们这些8090后无法想象的吧。”刘骏笑着说,“但现在大家会觉得自动电梯是很自然的事,没有场所会再需要这样一些驾驶员。这样的岗位很多余。”

  这样的改变,亦可预见未来的自动驾驶。

  时代的发展总是相似却又不同,而这样的轮回与不确定性,最让人血脉喷张。

  作者:柴佳音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